315焦点关注网
 
  地 方 北京 上海 重庆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江苏 浙江 深圳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内蒙古 黑龙江
  频 道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福建 港澳台 安徽
编辑部留言、投稿邮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闻网页图片视频
 

多种“特效药”均在临床试验 科学不能急

时间:2020年02月11日信息来源:长江日报 收藏此文 【字体:

科学家可以急,科学却不能急

  多种“特效药”均在临床试验

  疫情进入第二个“隔离期”,拐点尚未明确,患者对于有效药物的需求十分迫切。自1月起,各方专家和研究机构通过初步试验称,一些药物可能对新冠病毒有效,包括现有的抗艾滋病毒用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达芦那韦,流感用药阿比多尔,以及抗埃博拉病毒的新药瑞德西韦等。

  不过,药物有效性仍需科学严谨地验证。2月6日,瑞德西韦三期临床试验在市金银潭医院、市肺科医院、华中科大协和医院启动,但研究揭盲仍需两个多月时间。

  如何鉴别以上药物的临床有效性?是否有更快速和科学的方式加速药物验证?为此,记者专访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药学院生物药学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药理学专家李华。

  记者:最近流传抗艾药物,包括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达芦那韦能治疗新型冠状病毒,对此您怎么看?

  李华: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克力芝)是美国生物制药公司艾伯维研发的抗艾滋病药物,在我国已经上市,主要用于治疗成人和2岁以上儿童的HIV感染。目前体外研究表明,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能够抑制非典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CoV)的复制,从而发挥抗病毒作用。近日,河南省卫健委称有新冠病毒感染者在服用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片后被治愈,但它未完全通过人体临床试验去验证是否真正适用于此次新冠病毒的治疗。

  记者:李兰娟院士团队研究发现阿比多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这些又是否是“特效药”?

  李华:从阿比多尔、达芦那韦目前的体外细胞实验所用的浓度来看,以人体重量50-60千克计算,阿比多尔要想达到抗新冠病毒的有效浓度,其用量可能接近目前治疗流感的临床使用的推荐剂量,但是比目前推荐剂量要高一些或者几倍,也许能够应用。体外实验中达芦那韦的有效浓度则太高,在人体内难以达到这个浓度,或许把它们做成直接肺部吸入、局部给药的雾化剂效果会更好一些。

  记者:目前瑞德西韦是最被寄予厚望的“特效药”,为什么医药学界都比较看好它?

  李华:尽管目前尚未有临床和动物体内水平的抗病毒数据,来显示瑞德西韦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效果,但最近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和军事医学研究院的研究表明,它在细胞水平对新型冠状病毒有较强的抑制,而且,它针对其他冠状病毒的有效数据给了我们希望。在体外和动物模型中,瑞德西韦证实了对SARS和MERS的病毒病原体均有活性,它们也属于冠状病毒,并且与新型冠状病毒在结构上非常相似。从治疗原理上说,瑞德西韦对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有效。

  记者:现在,很多病人希望能尽快用上有效药物,但瑞德西韦是刚研发的新药,临床试验得两三个月,请问有没有可能加速临床试验的过程?

  李华:新药物的临床试验可以走绿色通道,但必须严格按程序来。如果临床实验数据够好,证明药物确实有效,国家药品审评中心也会加速审评,快速批准上市,节省时间可达一半以上。另外,现有药物如果用于新的适应症,严格来说也是需要做临床实验的。

  市民应采取科学理性的态度对待所谓的“特效药”,不盲从,也不要排斥。另外需要强调的是,目前媒体报道的多数“特效药”都是处方药,人们由于恐慌而拿这些药来预防新冠病毒肺炎,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非常不可取,所有药物都会有一定的副作用。

  新冠肺炎是武汉、湖北上空的迷雾,现在所有关于新冠肺炎的研究都是于雾中寻路、于黑暗中寻光亮,各种错误、瑕疵都是科学研究的一部分。但事态越紧急,心思愈要沉稳,科学家可以急,科学却不能急。

  (长江日报记者黄琪 通讯员冯霞 黄娟娟)

(编辑:张诚)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