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焦点关注网
 
  地 方 北京 上海 重庆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江苏 浙江 深圳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内蒙古 黑龙江
  频 道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福建 港澳台 安徽
编辑部留言、投稿邮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闻网页图片视频
 

家门口的养老院“为老服务”为何频遭抵制

时间:2016年11月22日信息来源:半月谈收藏此文 【字体:

     社区养老机构,被称为“家门口的养老院”。按照未来的养老格局,不少老年人将选择社区居家养老。然而,近年来社区养老机构在选址建设过程中,却屡屡遭遇小区居民抵制,一些项目最终难以“落地”。一件原本“为老服务”的好事,却变成了政府、企业和社区居民之间的烦心事。
  社区养老机构屡遭抵制
  位于湖南长沙市南部的怡海星城老年公寓项目刚刚启动,便遭到小区居民抵制。这让参与过多个养老机构运营的项目负责人于霞有些始料不及。
  怡海星城是一个规模较大的新开发小区,目前已入住1万多人。今年国庆期间,一些业主连续多日聚集在小区出入口和售楼部门前,打出“坚决反对老年公寓进驻”等标语。
  业主们所说的老年公寓,坐落在小区楼群中间,目前没有施工迹象。于霞介绍说,公司和开发商签订了协议,计划租用一栋楼的2层至3层,用来建设老年公寓,包括一个配套服务区和一个52张床位的老年人居住区。
  记者近日走访怡海星城的多位居民,他们大多对此仍持反对态度,并提出了一连串的疑问:老人出来活动,会不会占用公共资源?老人容易生病,是否影响社区居民健康?家里的小孩万一不小心撞倒老人,谁来负责?
  抵制事件很快引发连锁反应。10月22日,长沙市芙蓉区东岸城邦小区,一些业主明确反对在架空层修建养老院,白底黑字的横幅上写着“反对建立养老院”“全体业主维权到底”等字样。
  据统计,近几年长沙已发生多起反对社区养老项目的案例,仅今年就已发生了至少4起。同样的情况,在全国其他一些地方也时有发生。
  记者调查发现,反对者主要担心养老院会影响小区环境,降低小区品质甚至影响房价,此外还有老人会在养老院去世等风俗禁忌的考虑。有居民说:“我知道办养老院是好事,但不要建在我家门口。”有的养老企业与小区居民多次协商未果后,不得不放弃项目。
  缺少利益平衡和信息沟通
  “好事之所以没有办好,问题的关键是各方利益没有平衡。”业内人士认为,推动社区养老机构落地,政府有政绩,企业有业绩,这两方面的积极性自然比较高。但一些社区居民却难以从中受益,利益冲突导致一些养老项目在推进过程中矛盾不断。
  记者在长沙东岸城邦小区看到,几位居民正在架空层的业委会办公室里打麻将,其中年纪最大的已经80多岁。他们抱怨道,小区面积本来就不大,原本架空层可以用来建设老年人活动中心,可一旦建设成带床位的养老院,居民不仅得不到任何益处,还会失去原有的活动场所。
  怡海星城小区的一位业主说,现在城市里的老年人一般自己都有房,即使要住养老院也会选择那些山清水秀、适合养生的地方,在小区里建一个老年公寓“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对于一些养老企业而言,他们设立养老机构的初衷,更多是为了企业发展,没有充分顾及社区居民的诉求。某养老公寓在项目启动之初,养老企业就带着外地老人前来参观,并将其作为企业扩张布局的一个“样板”,而本地居民的诉求反而不被重视。
  “社区养老机构需要换位思考,倾听居民的声音。”湖南康乐年华养老服务公司总经理袁云犁认为,社区养老机构应当尽量收住本社区的居民及家属,真心实意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让他们有“获得感 ”,才能有效避免矛盾冲突。
  在平衡社区居民利益的基础上,“公众沟通”显得同等重要,这种沟通需贯穿项目申报、建设、运营的全过程。一些参与抵制的业主反映,养老项目开建前没有征求小区居民意见,也没有充分告知。信息的不对称,很容易引起误解,诸如“养老院会建停尸间、殡仪馆”“养老院会产生大量医疗垃圾”等传言更是加剧了社区居民的反感。
  抵制事件发生后,一些养老企业开始尝试和社区居民加强沟通。于霞说,他们印发了“致业主的一封信”,对项目的规划方案进行了公示,明确老年公寓不会产生医疗垃圾,不会设太平间,不会过多占用小区内的公共资源,以期消除社区居民的疑问和反对。
  规划先行 尊重民意
  根据养老服务业的发展愿景,到2020年“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体系将全面建成,97%左右的老年人会选择社区居家养老。兴办社区养老机构是大势所趋,但如何让这类机构顺畅“落地”呢?袁云犁认为,社区养老机构要特别注重规划和选址,应该是嵌入式、小规模、分散型的,对社区居民的负面影响一定要降低到居民可承受的范围内,比如尽量选择相对独立的区域,不要和原住户共用电梯等。
  长沙核心城区的侯家塘街道紫金苑小区,有一家康乃馨老年人服务中心,是相对成功的样本。那里以前是一个架空层,经改造后“独门独户”。目前服务中心有12张床位,入住了8位老人,其中年纪最大的102岁。
  入住的“全托”老人,大多数生活不能自理。服务中心的护理人员照料他们起居饮食,并和社区医院、三甲医院建立联系,提供医疗服务。与此同时,社区里的一些健康老人也经常来中心吃午餐,聚在一起看书、上网、打牌,气氛很和谐。
  其实,这个项目起初也遇到过阻力,当地居民不同意开设带床位的养老机构。康乃馨老年人服务中心“管家”李玲玲告诉记者,他们的经验是,先做“日托”,等小区居民逐渐接受并有了相应需求,再做“全托”,而且主要服务本小区的老年人。
  湖南养老行业资深人士石磊认为,社区养老机构不能靠政府的行政力量和企业的资本力量“强推”。一些成熟小区,可以由社区有关部门从老年人活动中心做起,有了民意基础之后,再引进民营机构进行社会化、专业化养老,这样便能“水到渠成”。
  对于新建的小区,业内人士建议将养老机构的规划和建设前置。事实上,之前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已明确要求新建小区应按照人均不低于0.1平方米的面积建设服务设施。
  袁云犁认为,相关政策应该得到严格执行,开发新小区时做到社区养老机构同规划、同建设、同验收,否则成熟小区的“旧账”未还,又会欠下“新账”。(半月谈记者 白田田)
(编辑:张诚)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