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焦点关注网
 
  地 方 北京 上海 重庆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江苏 浙江 深圳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内蒙古 黑龙江
  频 道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福建 港澳台 安徽
编辑部留言、投稿邮箱: Email:jdgz315bjb@163.com
新闻网页图片视频
 

三十春秋养蜂路 一路艰辛一路歌

时间:2014年11月06日信息来源:焦点关注网收藏此文 【字体:

三十春秋养蜂路 一路艰辛一路歌
——记者眼中的最美养蜂人杨逢阔
    深秋季节,鲁中山区,天高云淡,秋色斑斓。
    10月27日,记者在山东淄博市金山镇黎金山村南的走峪林场,找到了辗转天南地北数十年的养蜂人杨逢阔。杨师傅显得非常热情和激动,接待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再晚来几天我又要搬家到南方了”。据了解,杨师傅的家在临淄南部山区的金山镇,今年算是刚在家门口度过了夏秋两季,即将收拾行囊和他的蜜蜂启程到南方越冬。为了“追花酿蜜”,他独自一人在全国各地像蜜蜂一样“飞来飞去”,正如他的诗歌《在江南》中所言:闲云做友花为伴,风月为家任我转,雨后观山心情好,夜班听钟多感叹。
 
    作为一个专业养蜂人,年近50岁杨逢阔已经有着30多年的养蜂经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始终坚持每天5点钟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仔细查看100多箱蜂房是正常,然后便是繁忙而有序的工作。自从踏上养蜂这条路以后,他几乎没在家过一个团圆年。由于养蜂工作的特殊性,他在这一年中要从南走到北,周游大半个中国,他经常风趣地说:“从事养蜂行业更像是旅行,全国各地的花都被咱采过了”。油菜花作为最大的蜜源之一,每年11月下旬,杨师傅必须在皖南和浙江一带待越冬,而不久后,他又将启程奔赴全国各地,就这样年复一年地不停奔波,过着游牧般的生活,如同他们所养的蜜蜂一样,为只为追逐“永恒的春天”,用辛勤的汗水酿造甜蜜的事业。他曾赋诗一首《油菜花开》来寄托自己的感受:远眺山下泛金光,柔风飘过听花香,蜜蜂无悔多采蜜,蜂农勤劳取王浆…….
 
三十春秋养蜂路 一路艰辛一路歌
    蜜蜂自古以来就是勤劳勇敢的化身,在养蜂人身上可以看到蜜蜂的影子。杨师傅深有感触的说:“照看蜜蜂的的确确是一个比较令人头痛的活儿,为了不闷死蜜蜂,正常情况下蜂箱不能关,还要防止蜜蜂集体外逃。蜜蜂有时候脾气不好,受到蜜蜂的攻击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接着杨师傅又自豪地介绍到:“被蜜蜂蛰一下也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样不容易得风湿病。因为经常有好多风湿病人主动找上门来求医,于是我便增设了无偿为他们提供蜂毒治疗的服务项目”。
 
    “只能人赶花,不能让花等人”。这是多年以来,在养蜂行业中流传的一句俗话。为了能“采花酿蜜”,杨逢阔和众多养蜂人一样随时追赶各种花期,因此也有人戏谑地称此为追逐“永恒的春天”。这听上去很浪漫,但实际上,养蜂最辛苦的就是“赶花”。杨师傅认真地说:“我们赶花就像打仗冲锋一样,各种花的花期不一样,所以赶的时间也不一样,而且赶花之路也不平坦。由于放养蜜蜂一般都是在山区,许多山路崎岖不平,路上走走停停,耽误时间长了蜜蜂就会饿死”。因此,从春到秋,放蜂人都逐花而居,与蜜蜂为伴,也与蛇虫为伍,过着“游牧”式的生活。在杨师傅简易的“临时房子”里面,我们发现非常简陋:闲置蜂箱搭建的木板床,随地而放的有煤气罐、炊具、面条,帐门边还挂着几条咸菜,一张简易的小木桌上摆满了不同花期和品类的蜂蜜样品......这就是伴随他走南闯北的所有生活家当。
 
    然而,对于杨师傅而言任何困难都算不了什么,最让他感到难受的就是养蜜蜂几十年来几乎没在家过个团圆年,大都是他一个人在外过春节,看见每家每户过年时都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就特别想家,想自己孩子、妻子和父母。他在好多年以前的写的一首诗《想家》就是他有感而的:孤苦伶仃在江南,夜半孤灯对愁眠,人家团圆我独处,梦中醒来泪满面。让他刻骨铭心的是2008年的正月十五那天,他独自一人在千里之外的皖南放蜂,晚上八点多钟正当他借酒思乡之时,忽然接到儿子的电话问他是否吃过元宵,一时间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起涌向心头,稍加思索后他还是随口骗孩子说刚吃过元宵,为让孩子信以为真他还一口编出来几种元宵的名称和味道。一放下电话,两行热泪盈眶而出,霎时间,一首《元宵夜》便伴着思念的泪花油然而生:鞭炮齐鸣庆元宵,大红灯笼挂树梢,泣盼汤圆水中煮,怎奈泪流心如刀。
 
三十春秋养蜂路 一路艰辛一路歌
 
    交谈中,杨师傅认真地给我们介绍了不同花蜜的营养和药用价值以及真假蜂蜜的简易辨别常识等并给我们演示拆箱割蜜工序和注意事项。他说:“一般结晶的才是好蜜,那些用糖稀等勾兑的东西虽然不结晶,但那不是蜜。不同花源酿制的蜂蜜有不同的颜色和味道,那些闻起来和吃起来都是一个味的,很有可能就是假蜜。现在不缺少蜂蜜消费者,缺少的是真正认识了解蜂蜜的人!”
    接下来杨师傅又讲述了蜜蜂从出生成长到内勤服务,再到实习、采蜜,直至生命结束的全过程,他尊重敬佩蜜蜂的主要因素就是勤劳奉献,因为多数蜜蜂不是正常年老死亡而多数是赶上盛花期时干活不要命,忘我工作、任劳任怨,最终筋疲力竭累死的。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也和杨师傅一样对蜜蜂勤劳短暂的一生肃然起敬。
    “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人类酿造嘴甜的生活”。 杨朔的《荔枝蜜》又何尝不是他们养蜂人的真实写照?随着采访渐进尾声,我越来越感觉到面前这位一身破旧褪色军装、一脸沧桑刚毅的放蜂人杨逢阔和他的蜜蜂一样越来越高大、美丽。他在充满孤独和甜蜜的生涯中一路艰辛一路放歌:常年漂泊追花走,养蜂辛苦有何求?但愿花香多采蜜,香甜蜂蜜人间留......(焦点关注网 www.315-jdgz.com山东频道外联部主任: 刘宏远 )
(编辑:张诚)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